封刀不为峥嵘

all庄,凯陵,喜欢的cp众多,懒癌,小学生文笔,短小,ooc严重,虽然更得慢但不会弃坑,欢迎指出错误,不喜勿喷(ノ)`ω´(ヾ) ​​​

【沧海一梦】(5)

大乔和庄周他们坐在馄饨铺吃馄饨的时候,还在思考着“接下来怎么办啊。”鲲倒是显得很轻松,吃着吃着还会停下来把庄周给摇醒。小乔左看看西瞧瞧,偷偷拉了拉大乔的衣袖说“姐姐,我想吃糖葫芦”大乔点了点头,牵起小乔的手,对鲲说“我带着小乔去买糖葫芦,你看好子休,我们买完就回来”鲲嘴里含着馄饨,呜呜呜的点了点头。
大乔带着小乔来到买糖葫芦老汉那后,才发现了一件尴尬的事,她好像...没有钱。大乔沉默的面对小乔热切的目光,四目相对,相对无言。小乔望着望着,眼中的热切就逐渐变成了了然,然后化为了失望。“姐姐是不想给我买糖葫芦吗...”小乔委屈巴巴的看着大乔,大乔一脸懵逼,自家妹妹的脑回路怎么和自己相差这么多啊,他怎么会不想给他买呢。对于这个自小就远离的血肉至亲,她巴不得把她宠上天呢,对于一个小小的糖葫芦,她又怎会舍不得?但是没带钱这种事,身为乔家继承人的她又实在说不出口,就只好对着小乔失望的目光,继续沉默着。
小乔低着头,眼眶里闪着泪花,大乔更懵了。她很少出门,对外面的一切了解全部源于书本,而书上并没有教她如何面对这种情况,但她知道,这样非常的不好。大乔定了定神,一把搂过了正欲落泪的小乔,小乔还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中,猝不及防被搂过去还是一脸茫然。大乔半蹲着,在小乔耳边说“在这等着我,不许乱跑,我马上就回来。”然后就飞快的往馄饨铺的方向奔去。鲲半抱着庄周,面目表情的看着前方,让自己无事周围的窃窃私语 心中仿佛有一万个草泥马奔了过去。什么那个绿头发的好受啊,什么攻啊,这都是啥玩意啊,他们只是正常的友人关系好吗,鲲正纠结着,就看到大乔独自一人奔了回来。
鲲喜出望外,还没开口,大乔就跑在他面前,伸手说“钱”“啥???”“我没带钱。”大乔冷冷的望着鲲,“还要我再说一遍吗?”鲲摆了摆手“我知道了,可是钱都在子休身上。。”大乔拧了拧眉,想到小乔泪眼朦胧的模样,狠了狠心,便伸出洁白如玉的手,向庄子休身上摸去

【沧海一梦】(4)


大唐帝国的长安城内,来来往往的人们并没注意到大乔四人。小乔粉色的眼眸滴溜溜的转,对于这个繁华的城市很是好奇,鲲一脸无奈的半抱半扶着庄周,生怕他睡着了摔在地上。大乔看似高冷的注视着周围,实则内心非常的震撼,如果不是乔家自小教育她要注意自身形象,她怕是早已蹦跳着去欣赏这从未见过的景色。乔家虽是江东第一大家族,但是大乔从小就一直在那个宅子里,接受乔家对于继承人的试炼,为数不多出门的机会,就是海岸边和稷下,对于人世间的繁华与广袤,大乔以前只在书中领略过。
大乔正兴致勃勃的看着四周,突然被城墙上的一个东西所吸引,拉着小乔他们走到了城墙前。“大河之剑天上来....咦”大乔惊异的看着这首诗,喃喃道“谁会胆大到往长安城内刻诗,难道是.....”“是李白”庄周接过了话语,眨了眨迷蒙的双眼,问到“你听说过吧?”大乔点了点头,“长老同我讲大唐帝国的事时,的确提过这个人”鲲在一旁露出了个迷之微笑,“我们就是来找他的”“你们怎么会知道他在这呢”“当然不知道他在哪,只是在这碰碰运气而已”大乔无语的望了鲲一眼,叹了口气“万一一直找不到呢,我们就在长安城内待着吗?”“放心吧,他会来的”庄周眯了眯眼“我听闻,武后又招李白进长安城了,只是不知他何时来而已”大乔望了望庄周,正想说什么,小乔就蹦了过来,笑嘻嘻的说“万一他任性,不来怎么办”庄周和鲲猛的看向小乔,吓的小乔差点跳起来,“怎。。。怎么了???”鲲擦了擦并不存在的汗,有点无奈的说“还真有这个可能”









冒个泡证明我还没坑

【落花情】

策唐,策毒,原谅的故事
唐昙最近很开心,她终于交到了除开家族里的人以外的第一个朋友。他叫李雾锦,是个天策,唐昙和他是在成都认识的。李雾锦非常的自然熟,与唐昙熟识后便天天来找她谈天说地,唐昙一开始很害羞,不过熟悉后有事也会和李雾锦说,他们相约一起进行战场,竞技场,互相扶持互相进步,唐昙对李雾锦没什么其他的想法,所以李雾锦向她求情缘的时候,唐昙还是非常惊讶的。李雾锦说的情真意切,唐昙心里也有了动摇,便和他在一起了。两人一起走过了唐门问道坡,纯阳论剑台,看过了天策的夕阳,最后在万花的花海炸下了两个真诚之心。唐昙在烟花中笑眉眼弯弯,正想抱住李雾锦的时候,却发现他的脸色不怎么自然,唐昙担心的询问,却被李雾锦敷衍带过。唐昙心里有些不舒服,却也没有再说什么。就这样过了三天,一个清晨,唐昙推开李雾锦的房门时,却没有看见人。唐昙端着早点的手猛的一抖,那一盘精美的早点便被摔的零零碎碎。房中间的木桌上压着一张纸,唐昙拿起来看,只见上面写着“昙昙,盎萦被她情缘骗去关在天一教了,我得去救她,天一教太危险,我一个人去就好了,你回唐门等我吧。”唐昙不可置信的看着纸上的内容,喃喃到“我还没有弱到需要你保护啊..你别扔下我...”唐昙吸了吸鼻子,想着自己不能太娇气,这是为了我好...但是唐昙眼里还是一片黯然,自己在他的心里,真的算重要吗。
  唐昙拿着自己的包裹,骑着绿螭骢,慢慢的朝着唐门的方向走去,来时有多甜蜜,回去时就有多苦涩,唐昙不是没想过去追李雾锦,但是那封信后又千叮万嘱,让她千万别追上去,唐昙也只能作罢。想着盎萦,唐昙不禁想到了第一次见到那个五毒姑娘的情形。一身紫衣勾勒出曼妙的身材,小巧精致的脸上有着一双秋水般的眼眸,含情脉脉的样子 ,让唐昙都不禁咽了咽口水。李雾锦与盎萦认识的时间比唐昙认识李雾锦的时间要久,但是盎萦身边一直站着一个五毒男子,与盎萦恩爱非常,唐昙想,如果没有那个五毒男子,李雾锦应该早就和盎萦在一起了吧,李雾锦看着盎萦的眼神,根本就不像是看普通朋友的。不过,唐昙笑了笑,自己已经和李雾锦在一起了,他应该不会抛弃自己的吧...
   唐昙在唐家堡等了三个月,始终没有等到李雾锦。她坐在唐家集的小吃铺里,百般无聊的戳着盘中的糕点,三个月啊.....唐昙淡淡的想到,已经有自己和李雾锦认识时间的一半长了 自己还要等多久呢。
  很快,唐昙便收到了李雾锦的来信,唐昙欣喜若狂的打开信,但看到信中的内容后,脸瞬间煞白。信上真切的写着对不起,李雾锦说盎萦被情缘欺骗后受伤严重,自己要陪着她去散散心,就不来唐门接唐昙了。唐昙不敢置信,一手抓着信,一手捂住眼睛 想把眼中的泪水按回去,但始终没能成功 ,泪水一颗颗的从眼眶中落下,从白白的脸上滑落,唐门的天也配合着阴沉了下来。唐昙心里悲恸,大概知道了什么,不禁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自己的等待已是无用功,还在期待什么呢?早知道...唐昙望了望天,跌跌撞撞的往唐门密室的方向走去。
  几周后,从唐门密室出来的唐昙已是伤痕累累,但眼神却从最初的彷徨变得坚韧。心里不是不痛的,第一个带给自己那么多感动和温柔的人,想要忘掉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过唐昙也明白,一味地悲伤并没有什么用,只有不断前进,才能斩断过去。
  唐昙接了几个轻松的任务,从唐门一路游走到了扬州,在那里,她又看到了李雾锦,原本以为毫无波动的心还是猝不及防乱了起来,唐昙闪到一边,看着李雾锦牵着盎萦,就像当初牵着她一样,眼里黯了黯。如果当初你就一直喜欢的是盎萦,你干嘛又要来招惹我呢?唐昙咬着嘴唇,想要去质问李雾锦,但是又觉得没必要,李雾锦并不欠她什么,感情而已,并不什么值钱的东西,为了这个东西而失去自己的尊严,那该多难堪啊。唐昙最后看了一眼慢慢走远的两人,转身头也不回的向另一个方向飞奔而去。
  唐昙行走在江湖,还是交到了许多朋友,虽然大部分都只是江湖相逢,其中也不乏策马同游的好友,但想当初李雾锦一样带给他感动与心动的,却再也没有。唐昙在有意间,打听到了许多关于盎萦和李雾锦的事,知道了这两人情意正浓被盎萦的前情缘找了上来,盎萦当初并不是被他骗进天一教的,是盎萦自己与天一教合作背叛五毒而反被天一教咬一口。李雾锦因执意护盎萦而被天策府逐出。唐昙一直淡淡的听着,觉得有些好笑,也有些悲哀,这李雾锦也是个情种,可惜不是对着她。听完这一切,唐昙转身走出了客栈,朝着万花的方向说了声“永别了”又骑着绿螭骢走向了另一个地方。

【沧海一梦】(3)

大乔跟着小乔和庄周悄悄的走在密道里时,还是有点难以置信,就这么摆脱了控制自己几十年的乔家了吗?小乔看大乔呆愣愣的样子,有些担忧的问到“姐姐,怎么了吗?”大乔回了神,摇了摇头“我...只是在想这里为什么会有密道,乔家的守卫那么严密,刚刚你们平安无事的来到悬崖也是因为祭典所以无人看守,你们又是怎么弄出这条密道的呢?”小乔听完,看看了走在前面的庄周,悄悄的离大乔近了些,正准备说,庄周便在前面轻咳了声,小乔又光速离远了大乔,嘿嘿的笑着说“以后姐姐你就会知道啦”大乔“嗯”了声,想着这大概与稷下的机关什么的有关,便没再询问。走着走着,前面的庄周却突然停了下来,小乔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大乔疑惑的问到“怎么了?”走到庄周面前,却发现那人已经闭上了眼睛,纤长的眼睫毛就像蝴蝶的翅膀一样在脸上留下了一小片阴影。“子休他很容易睡着,今天也是辛苦他了,看来这一时半会是醒不了”小乔有些担忧的皱了皱眉“不知道这密道还能撑多久,鱼鱼也不在,这下可麻烦了”大乔看着睡着的庄周,眼里露出了一丝自己也不知道的温柔,然后下一秒,大乔就把庄周背在了背上。小乔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温柔高雅的姐姐轻轻松松地背着稷下的贤者,还对自己笑着说“走吧”小乔默默地跟着自己的姐姐,想到自己对至亲的了解还不够啊。
  大乔背着庄周 ,想的却是一个大男人,背起来却比小姑娘还轻,身上还有点淡淡的香气,真是不一般啊。虽然心里在默默地吐槽,不过脚步却没停下,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见到了出口 ,阳光从洞口撒进来,刺的大乔眯起了眼睛。洞口有一个黑发蓝衣的男子站在那里,看到大乔出来急忙迎了上来。大乔出来后往洞口那里看,却见那条密道已经消失不见,小乔站在后面,对着那个男子说“鱼鱼,我姐姐找到了,我们快走吧”鱼鱼点了点头,向大乔说“把子休放下来吧,他也该醒了”大乔点了点头,轻轻地把庄周放了下来,却见那人已经睁开了眼。大乔有些汗颜,庄周却睡眼惺忪的问“鲲,我这是在哪啊”大乔看向黑发男子,略惊奇的问“你不是叫鱼鱼吗”鲲白了大乔一眼“谁会叫鱼鱼这么傻的名字啊”“你啊”鲲瞪了大乔一眼,转身把庄周背了起来。“现在去哪啊”“往大唐帝国走...”庄周眯了眯眼“去找...一位故人..”

【沧海一梦】(2)

大乔与庄周再次见面,是在辽阔的海边上。大乔提着一盏闪着微小烛火的灯笼,孤独的站在悬崖上,温暖的烛火与她那冰冷的面容形成对比,使庄周不禁心里一叹。躲在庄周身后的粉发少女终是忍不住,朝着大乔奔了过去。大乔感受到了身后向自己飞奔而来的人,心里一滞,正准备转过身去,却猝不及防的被抱了个满怀。身材娇小的少女抱着大乔,在背后的呜呜哭了起来,大乔难以置信的唤了声“小乔?”感受到背后点头的弧度后,也不禁红了眼眶。庄周慢悠悠的走过来说“你的妹妹一直被寄养在稷下,听说你们家族要把你交于江东来换取乔家的荣光,便缠着我来找你”大乔擦了擦眼泪,转过身来抱住了小乔“她们之前都未告诉我你在稷下,我都以为你已经死了”小乔已经泣不成声,断断续续的说“稷下的人..对我很好...他们教的...我都有认真学的..我现在已经可以保护姐姐了....姐姐你和我走吧..”大乔摇了摇头“我如果走了,那乔家怎么办”小乔恨恨的说“他们因为所谓的诅咒把我们姐妹两分开,又为了所谓的荣光要把你献给江东,这样的地方不呆也罢”小乔说完,见大乔还在犹豫,便可怜兮兮的说“姐姐,我们好不容易才见面,你若执意要留在乔家,我们此生怕是都不能再见了,你要是和我们一起走,我们姐妹俩便和子休一起往大唐走,保准乔家捉不到我们的”大乔那一瞬间想到了很多,因为诅咒把自己妹妹丢弃的长老,为了荣光把自己献给江东的家族,以及她那被诅咒的血脉。大乔心情复杂的抬眼望去,却撞进了一双金色的双眸。庄周睡眼朦胧的看着大乔,似乎在等着她的决定,大乔不知为何心里有丝怪异的感觉划过,但那一瞬她做出了决定,“我和你们一起走。”

【沧海一梦】(1)


大乔第一次见到庄周,是在稷下的一个院子里。那时逐渐式微的乔家企图依附强大的稷下,让自己家族延续下去。乔家长老与稷下的长者一起进入了一个密室里进行详谈,而乔家长女大乔则被留在了小院子里,周围几个身形浅淡的“”人”分散在各处,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大乔嘴角上扬,有些嘲讽,也有些无奈。盯着自己有什么用呢,只要是对乔家有利,即使舍弃自己又算的了什么
,毕竟自己的妹妹小乔,就因为不祥的预言而被家族抛弃了,也不知现在过得怎么样,或者,她还活着吗?大乔心中想着,走向了院中的石桌,刚端起一杯茶水,大乔便听到了一句犹如梦呓的话。“蝴蝶是我,我就是蝴蝶”大乔诧异的望去,便见到了一个骑着大鱼的青衣男子,对着院子外的蝴蝶发呆。男子见到大乔,不冷不热的问了一句,“你是谁?”大乔愣了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果如实说了,岂不是暴露了乔家现在的状况,乔家长老携长女来到稷下,有眼光的人都会知道这是要干嘛,他乔家,丢不起这个人。大乔咬了咬嘴唇,答道“我是巫女”男子眯着眼睛,似乎是在思考,大乔等了许久,没有等到下一句问话,便走了过去,走近了才发现男子已经睡着了。大乔伸出手,想把男子叫醒,又觉得不礼貌,手又停了下来,男子却已醒了过来,微微睁开了眼睛,大乔这才发现他的眼睛竟然是淡金色的,宛如镶嵌了最华丽的珠宝,又似一汪明亮的春水,蕴含了世界所有的绝色。男子却不顾大乔的呆愣,声音绵软的问到“我刚刚说到哪了?”“你问了我是谁”男子眯了眯眼,“我有和你说我是谁吗”大乔摇了摇头。“唔。。我叫庄周,名子休,我骑着的是鲲,是我的好友,我平时容易犯困,你别介意”大乔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庄周是吗”庄周笑了笑“你喊我子休就好了”大乔便喊了声子休,心里却觉得这人真古怪,哪有第一次见面就叫的这么亲密的。乔家长女当然不知道,稷下这个地方虽强,但大部分生物都是贤者墨子所创造出来的,没有思想,只有强大的攻击力,而稷下未来的贤者庄子休,在稷下生活了多年,从未出去过,只在书中了解过这个世界,对于出现在稷下的活人,有着很强的探知欲。那时二人还年少,未曾见过外面的险恶与危险,对于陌生人也有着善意,而千山尽过,不知归来可还是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