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不为峥嵘

all庄,凯陵,喜欢的cp众多,懒癌,小学生文笔,短小,ooc严重,虽然更得慢但不会弃坑,欢迎指出错误,不喜勿喷(ノ)`ω´(ヾ) ​​​

【落花情】

策唐,策毒,原谅的故事
唐昙最近很开心,她终于交到了除开家族里的人以外的第一个朋友。他叫李雾锦,是个天策,唐昙和他是在成都认识的。李雾锦非常的自然熟,与唐昙熟识后便天天来找她谈天说地,唐昙一开始很害羞,不过熟悉后有事也会和李雾锦说,他们相约一起进行战场,竞技场,互相扶持互相进步,唐昙对李雾锦没什么其他的想法,所以李雾锦向她求情缘的时候,唐昙还是非常惊讶的。李雾锦说的情真意切,唐昙心里也有了动摇,便和他在一起了。两人一起走过了唐门问道坡,纯阳论剑台,看过了天策的夕阳,最后在万花的花海炸下了两个真诚之心。唐昙在烟花中笑眉眼弯弯,正想抱住李雾锦的时候,却发现他的脸色不怎么自然,唐昙担心的询问,却被李雾锦敷衍带过。唐昙心里有些不舒服,却也没有再说什么。就这样过了三天,一个清晨,唐昙推开李雾锦的房门时,却没有看见人。唐昙端着早点的手猛的一抖,那一盘精美的早点便被摔的零零碎碎。房中间的木桌上压着一张纸,唐昙拿起来看,只见上面写着“昙昙,盎萦被她情缘骗去关在天一教了,我得去救她,天一教太危险,我一个人去就好了,你回唐门等我吧。”唐昙不可置信的看着纸上的内容,喃喃到“我还没有弱到需要你保护啊..你别扔下我...”唐昙吸了吸鼻子,想着自己不能太娇气,这是为了我好...但是唐昙眼里还是一片黯然,自己在他的心里,真的算重要吗。
  唐昙拿着自己的包裹,骑着绿螭骢,慢慢的朝着唐门的方向走去,来时有多甜蜜,回去时就有多苦涩,唐昙不是没想过去追李雾锦,但是那封信后又千叮万嘱,让她千万别追上去,唐昙也只能作罢。想着盎萦,唐昙不禁想到了第一次见到那个五毒姑娘的情形。一身紫衣勾勒出曼妙的身材,小巧精致的脸上有着一双秋水般的眼眸,含情脉脉的样子 ,让唐昙都不禁咽了咽口水。李雾锦与盎萦认识的时间比唐昙认识李雾锦的时间要久,但是盎萦身边一直站着一个五毒男子,与盎萦恩爱非常,唐昙想,如果没有那个五毒男子,李雾锦应该早就和盎萦在一起了吧,李雾锦看着盎萦的眼神,根本就不像是看普通朋友的。不过,唐昙笑了笑,自己已经和李雾锦在一起了,他应该不会抛弃自己的吧...
   唐昙在唐家堡等了三个月,始终没有等到李雾锦。她坐在唐家集的小吃铺里,百般无聊的戳着盘中的糕点,三个月啊.....唐昙淡淡的想到,已经有自己和李雾锦认识时间的一半长了 自己还要等多久呢。
  很快,唐昙便收到了李雾锦的来信,唐昙欣喜若狂的打开信,但看到信中的内容后,脸瞬间煞白。信上真切的写着对不起,李雾锦说盎萦被情缘欺骗后受伤严重,自己要陪着她去散散心,就不来唐门接唐昙了。唐昙不敢置信,一手抓着信,一手捂住眼睛 想把眼中的泪水按回去,但始终没能成功 ,泪水一颗颗的从眼眶中落下,从白白的脸上滑落,唐门的天也配合着阴沉了下来。唐昙心里悲恸,大概知道了什么,不禁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自己的等待已是无用功,还在期待什么呢?早知道...唐昙望了望天,跌跌撞撞的往唐门密室的方向走去。
  几周后,从唐门密室出来的唐昙已是伤痕累累,但眼神却从最初的彷徨变得坚韧。心里不是不痛的,第一个带给自己那么多感动和温柔的人,想要忘掉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过唐昙也明白,一味地悲伤并没有什么用,只有不断前进,才能斩断过去。
  唐昙接了几个轻松的任务,从唐门一路游走到了扬州,在那里,她又看到了李雾锦,原本以为毫无波动的心还是猝不及防乱了起来,唐昙闪到一边,看着李雾锦牵着盎萦,就像当初牵着她一样,眼里黯了黯。如果当初你就一直喜欢的是盎萦,你干嘛又要来招惹我呢?唐昙咬着嘴唇,想要去质问李雾锦,但是又觉得没必要,李雾锦并不欠她什么,感情而已,并不什么值钱的东西,为了这个东西而失去自己的尊严,那该多难堪啊。唐昙最后看了一眼慢慢走远的两人,转身头也不回的向另一个方向飞奔而去。
  唐昙行走在江湖,还是交到了许多朋友,虽然大部分都只是江湖相逢,其中也不乏策马同游的好友,但想当初李雾锦一样带给他感动与心动的,却再也没有。唐昙在有意间,打听到了许多关于盎萦和李雾锦的事,知道了这两人情意正浓被盎萦的前情缘找了上来,盎萦当初并不是被他骗进天一教的,是盎萦自己与天一教合作背叛五毒而反被天一教咬一口。李雾锦因执意护盎萦而被天策府逐出。唐昙一直淡淡的听着,觉得有些好笑,也有些悲哀,这李雾锦也是个情种,可惜不是对着她。听完这一切,唐昙转身走出了客栈,朝着万花的方向说了声“永别了”又骑着绿螭骢走向了另一个地方。

评论

热度(3)